Site Overlay

游戏高手能驾驶无人机么,新型反坦克导弹实弹射击

图片 1

图片 2

图片 3

“飞豹”战机:冲天一飞卫和平

某新型反坦克导弹射击。王文锥 摄

既然开无人机是在地面方舱,操控界面看起来和空战游戏也差不多,那么——

■新华社记者 黄书波 中国军网记者 李开强

7月28日,陆军第72集团军某旅组织某新型反坦克导弹实弹射击,锤炼部队作战能力。

游戏高手能当无人机飞行员么?

飞行训练、体能锻炼、宿舍休息,对于北部战区空军某旅飞行员吴迪和他的战友们来说,三点一线的有规律生活,仿佛成了他们的全部。

某新型反坦克导弹射击。王文锥 摄

连线空军首批无人机飞行员李浩

还有一个多月,“国际军事比赛-2017”就要开幕了。为了能够成为代表中国空军参加“航空飞镖”项目比赛的幸运者,这支曾参加过解放一江山岛战役部队的飞行员们,近段时间来一直较着劲,精练飞行技术,锻炼个人体能。

某新型反坦克导弹射击。王文锥 摄

尽管游戏高手凭借自己的高超技术能够玩转游戏,但驾驶真正的无人机,还差三分。当年,美军为了缩短人才的培养周期,就曾将一些游戏高手招募为无人机飞行员,但带来的后果是无人机摔得很多。

在吴迪看来,虽然赛场仅是训练成果和水平的“试刀石”,远不如战场“打得赢”这个终极目标重要,但吴迪明白,他们展示的,不仅是中国空军的风采和飞行员的个人能力,还有心爱的座驾。

某新型反坦克导弹射击。王文锥 摄

有人机飞行员驾机升空,可以时时感知飞行姿态,但无人机飞行缺少身临其中的感觉,要通过飞行员以往升空时形成的空中态势感知经验来弥补,把所有的空间、姿态概念融合到一起。然而,数据链路有延迟,无人机响应飞行员的操作也会有延时。一旦遭遇特情,处置难度非常大。有一次,无人机即将返航时,机场上空突然刮起了大风。大风起降是无人机操作的难点。当时我就是借鉴有人机利用侧风着陆的经验,计算好时机,顺利完成了着陆。

吴迪的座驾,是被誉为“飞豹”的歼轰-7A战机。歼轰-7A,是中国自行研制生产的超音速战斗轰炸机,主要担负对地/海面战役战术纵深目标攻击和近距离空中火力支援任务。

导弹快速装填。王文锥 摄

相对于游戏中飞机坠毁后的无敌、复活、退出读档,我们有人机飞行员转到无人机会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去爱战鹰,会集中精力认真对待每一个指令。即使战斗打响,敌人最想第一个干掉的就是地面任务控制站,我们也一定会坚守方舱,把战机安全带回来。

事实上,作为上世纪80年代开始研制的“飞豹”,是中国空军在国内外亮相最多的一款明星战机,世人并不陌生。

2007年,“飞豹”就参加了“和平使命-2007”联合反恐军事演习;2008年,在第七届中国珠海国际航展上,“飞豹”首次公开亮相;近些年来,“飞豹”多次参加国内外的军事演习和军事交流活动,仅是吴迪所在的部队,就曾参加过3次与外军的联演联训活动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